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麓山湘水的博客

Love sometimes does not mean to say more

 
 
 

日志

 
 
关于我

在踏实中追寻一点个性和浪漫,在宽容中保持一点原则和自我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翻译应该谨慎,至少要多查字典——评刘华杰的翻译  

2008-05-05 00:1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Soldier King

  近读北京大学刘华杰教授翻译的《科学哲学:当代进阶教程》一书,感到非
常不舒服。以前也看过《新语丝》上“揭发”刘华杰翻译错误的文章,总是有所
保留。试想一个处于如此重要位置的人,何以犯如此低下的错误。看过刘译的
《科学哲学》后,我开始相信《新语丝》上所言不虚了。

  下面是我发现的一些错误,不当之处,请读者们指正。

  (美)亚历克斯·罗森堡(Alex Rosenberg)著:《科学哲学:当代进阶教程》
(Philosophy of science: A contemporary introduction, Routledge 2000),
刘华杰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4年初版,2006年再版.


  (1) (原著p.9) If humans are nothing but complex collections of
molecules, i.e. of matter, and if these collections behav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selfsame laws……

  (译文第10-11页)如果人类只是分子——即物质——的集合体,如果这些
集合体服从自我同一的定律…… 

  译文漏译了“complex”,更重要的是,“the selfsame laws”译为“自我
同一的定律”,大错,“自我同一的定律”到底是什么意思?何物不是自我同一
的?应译为“完全同样的定律”等等。所有的现象都服从完全一样的规律,这是
科学常识或科学预设。译者偷懒不查字典。

  (2) (原著p14)technological progress and astronomical almanacs
are not science; the predictive powers that accompanied these
achievements were not harnessed to an institutional drive to explain
and improve discursive rational understanding that is characteristic
of western science……

  (译文第18页)技术进步和天文历书并不是科学。伴随这些成就的预测能力
并没有转化成一种制度性的驱动力,来说明和改进散漫的理性理解,而理性理解
才是……西方科学的特征

  他将“discursive”译成“散漫的”,这样“散漫的理性理解” 就成了西
方科学的特征。其实人们一般都知道,西方科学的特征是“推论的”、“推理的”
或“讨论的”,这正是作者在这里用“discursive”一词的意思。“discursive
rational understanding”应为“推理的理性理解”等。

  (3) (原著p.15)the reason that these people and peoples have
taken on western science lock, stock and laboratory, seem obvious and
unarguable……

  (译文第18页)这些人和更多的人接受西方科学之锅碗瓢盆和实验室等东西
的理由,似乎显然易见又无可争议。

  “Lock,stock and barrel”为习语,“统统、全部”之义,那三个单词分
别指枪的三个组成部分即枪栓、枪托、枪筒。我估计作者将该习语做了点变化,
用“laboratory”替换了“barrel”,因为“laboratory”是科学的实质部分,
而 barrel”却非也。译者完全捉瞎,竟译成“西方科学之锅碗瓢盆和实验室等
东西”,搞笑之至。原文实际的意思应为“那些民族之全盘接受西方科学的理
由……”【方舟子按:刘不懂“peoples”这一初中英语就学到的单词,将它译
为“更多的人”也很搞笑。不知“更多”在哪里?】

  (4) (原著p.28)Hempel’s fundamental idea was the requirement
mentioned above, that the explanans give good grounds to suppose that
the explanandum phenomenon actually occurred.

  (译文第36页)当时亨普尔的基本思想就是上面提到的要求,即说明句给出
很好的理由,使得被说明句的现象能够实际上发生。

  该译文从中文上讲都不通。而且说明句的理由怎么可能使得被说明的现象实
际发生!理由只能说明事实,而不可能使得事实发生。(严格地讲,使事实发生
的是与之相关的客观原因,理由可能出错,而客观原因不可能出错,故理由只能
说明而不能使得事实产生)

  原文的实际意思可译为:亨普尔的基本观点是上面提到的那个要求,即说明
项应给出被说明的现象实际发生的充分理由。 

  (5)(原著p.88)We can identify the empirical content of the term
“electron ”or“gene”or“charge”or any other term in our corpus of
theories which names an unobservable thing or property in the same way.

  (译文第117页)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在命名一种不可观察事物或性质的
理论条款中,识别“电子”、“基因”、“电荷”或其他任何术语的经验内容。

  此段译文有多处错误,“our corpus of theories”指理论体系,却译成
“理论条款”。“理论条款”是何物?理论不可能命名,可以命名的只能是
“term”即名称或术词。此段内容试译如下。

  我们能够识别我们理论体系中的,以同样方式命名不可能观察物的“电子”、
“基因”、“电荷”及其他术语的经验内容。

  (6)(原著p.92)One classical example is eighteenth-century
phlogiston theory, which embodied significant predictive improvements
over prior theories of combustion,……

  (译文第123页)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十八世纪的燃素说,在燃烧理论之前它
曾经在预测能力上有过重大的改进……

  该译文纯粹是语言没有看懂。“improvements over”是前者对后者的改进。
“prior theories of combustion”义为“各种前燃烧理论”,指燃素说之前的
各种关于燃烧的理论,比如热质说等等。看该译文好像“燃烧理论”是一种像燃
素说一样的独立学说,但theories of combustion为复数,显然指各种燃烧理论。


  试译为:一个经典的例子是18世纪的燃素说,它在预测能力方面大大超过了
在它之前的各种燃烧理论。

  (7)(原著p.93)Galileo’s theory required that we disregard the
evidence of observation, or heavily reinterpret it.

  (译文第124页)伽利略的理论要求我们不要理会观察上的证据,也不要花
大力气重新解释它。

  “也不要花大力气重新解释它”???不知如何此译。“or heavily
reinterpret it”的实际意思为“否则就要完全重新解释它”

  (8)(原著p.95)It’s not that science is an instrument. It’s
just that we cannot tell whether it is more than an instrument.

  (译文第126页)这不同于“科学是一种工具”。……

  译文将“It’s just that we cannot tell whether it is more than an
instrument.”这句话漏译了。估计译者感觉到这句话言简意深,故不敢碰它。
我觉得这段耐人寻味的话表达了作者关于科学本性之高度复杂的看法。

  试译如下:并非科学是一种工具。问题恰恰是,我们不能确定是否科学高于
工具。

  意即,科学就其本性而言,既像又不像工具。

  只是随性挑选的几小段,但足以表明一部高水平的科学哲学原著被糟蹋了。
一想到不幸阅读并相信该译著的学子们,有可能被误导,心里就不是滋味。

  希望那些像刘华杰一样处于如此重要的学术岗位的人,一定要自重,不要为
了赶时间,粗制滥造,不负责任。浪费学术资源不说,还让学界受害。另外,像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这样一个以科技哲学、科技史为出版重点的出版社,为什
么不好好把关呢?像这样一个有问题的译稿,居然还一版再版,实在是说不过去
的。

博主附:真佩服作者的胆识,一针见血。但似乎批评太过火,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翻译原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还是翻译专业性强的东西。当然,给我们的教训应该谨记,看来,翻译的路真的很长!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